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

title

县域,一块值得期待的拼图

刮风时尘土飞扬,下雨时泥泞满地,一条长街放眼望去,视线没有丝毫阻隔,可以直接从这头看向那头,田地不远处麦秸秆烧起来的灰白色浓烟裹挟着寒风飞向天边……这是十几年前固安的样子。

位于河北省廊坊市的固安县,与北京市大兴区隔河相望,按照直线距离算,往北50公里就是天安门。

像固安这样紧邻着一个大型中心城市的县城,在中国还有很多,它们围绕在飞速发展的大城市周围,城内外的人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天差地别”。

她们该怎样适应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该如何紧随时代发展的脉搏跳动?这个问题,从很多年前就牵动着整个中国的社会变革……

县域经济的崛起

如今的固安,高楼耸立,道宽路广,商场、学校、医院一应俱全,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千亿级产业集群逐步形成,县财政收入从2002年的一亿元发展至近百亿元,完全从“农业县城”蜕变成“现代化工业县城”。

固安儿童公园

这一切的改变,与多年前一次勇敢的创新有关。

2002年,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项目——固安产业新城项目落地。若干年后,这被评价为一个具有开创性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城镇化项目。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固安的由弱变强,“PPP”模式与“产业新城”都是绕不开的话题。

固安产业新城是改变固安旧时面貌的重要因素,而固安产业新城得以建成,是政府与社会资本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而达成合作之后,共同努力的结果。如今的固安产业新城经过不断地完善升级,成为了中国县域发展的排头兵,被联合国专家评价为“一个具有宏图大略的产业新城综合开发PPP模式”。

因为经济形态不同,各国对PPP模式的定义也不尽相同。在中国,由于政府是公共服务、公共设施的主要提供者,而社会资本则包括央企、国企、民企等多种主体,因此,PPP模式强调“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

政府与企业既然是项目合作伙伴,联结为共同体,自然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双方输出己方优势,最大限度地达成互信合作,在完善产业新城公共设施的同时,加深对“提升当地经济发展与民生问题”的探索。

PPP项目带有公益性质,为公共事业服务,因此,政府与企业的终极目的,在于通过县域提供全生命周期、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以产业新城带动县域经济高质量的发展,增强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固安产业新城绿荫中的网球场

一个以“产城融合”为理念的县域经济发展样本,在固安产业新城进行探索并逐渐成熟;一个以“产业发展”为核心的发展路径“搬”了进去,直接影响了固安的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

以产业为主导,以城市为依托,功能完善、设备齐全、环境优美的“新城”,能够源源不断地吸引高端产业、资本和人才,并辐射至所在县城,甚至对中心城市亦形成影响。

以北京、天津、雄安为顶点画一个三角,固安位于其正中。慢慢地,固安与三个顶点之间将逐渐形成“一小时生活圈”。

先天的地理优势让固安这座县城的发展看上去顺理成章。资料显示,主要吸收北京制造业投资的两类地区为发达城市和“京津冀”都市圈外围城市,其中廊坊市紧随上海、天津、深圳之后,排名第四;如果再走近一步,聚焦到具体区县,除经济核心区,如上海浦东新区、深圳南山区等地之外,北京制造业针对周边省市的投资便主要集中在天津武清区、河北固安、大厂等地。

不起眼的县域变得热闹似乎是迟早的事。这一点,从固安产业新城的脱颖而出得到证明。2019年的固安是京津冀都市圈崛起的“隐形力量”,以固安为首,全国多个乡镇都根据当地特色与所在都市圈的经济发展状态进行模式复刻,属于县城的“产业新城”在都市圈内开始耀眼起来。

都市圈的发展

如今,中国城市的发展早已从“单打独斗”转变为群融合,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等城市群愈加频繁地以整体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现有都市圈,后有城市群——在成为世界级城市群的进程中,都市圈的突破和升级,是高质量城市群迈出的第一步。

“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2019年2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给出了“都市圈”的定义。

《意见》明确指出,要推动中小城市依托多层次基础设施网络增强吸纳中心城市产业转移承接能力;此外,还要促进人才、资金、科技、信息等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在都市圈率先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作为都市圈中心城市外围的县域,其经济的“崛起”,为都市圈的整体发展打了一针强心剂。

叫得响的县域经济,无论是北边的固安,还是南边的嘉善,都飞速发展起来。“北上广深”不再是“鹤立鸡群”,围绕在摩登都市周围的二三线城市乃至县城的发光发热,成为贡献整个都市圈GDP的重要力量。

资料显示,2010至2016年,32个都市圈GDP占全国比重从46.6%上升到47.8%,但是,都市圈中核心城市的GDP全国占比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其中,北京市GDP占都市圈总量的比重由80.65%下降到78.96%,上海市GDP占比从46.04%下降到44.91%。

都市圈的产业升级成为了推动中国新型城镇化不可逆的发展方向,中心城市在人口、产业、资本的作用下,正在逐渐改变“拔尖”的姿态,而是营养着更大一片区域。

都市圈所在的城市群空间形态与规模不断重组和变化,促使区域内产业粘性增强,形态不断完善,原本大都市各自的“较量”演化成了都市圈之间的良性竞争——中心城市的带动辐射与县域经济的自立自强都是决定都市圈是否欣欣向荣的决定性因素。

一直以来,都市圈都呈现既集聚又扩散的态势。

县域在借助产业新城之力攀向高峰的同时,中心城市也在紧锣密鼓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周边产业新城的布局正好承接了当下中心城市外溢的价值红利,与此同时,中心城市寻求的产业升级也需要周边城市的回应,双方产生共振进而协调共进,促进城市群的健康发展。

中心城市与区地域之间能够达成良好的互动,产业新城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现阶段看来,产业新城的发展可以带动整个县域的产业转型升级,对都市圈的影响也犹如“蝴蝶振翅”。而在一些县城悄然变化的背后,除了政府政策的推动、当地企业和人民的努力,还有华夏幸福的耕耘紧随助力。

未来可期

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对全国第二次大督查发现的典型经验做法给予表扬的通报》,对固安县与华夏幸福积极探索的PPP模式提出表扬。同年,固安产业新城入选国家发改委首批13个PPP示范项目,并在2016年入选财政部等20部委发布的第三批PPP示范项目。

华夏幸福作为以产业新城PPP模式助力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企业,从2002年探索建设运营固安产业新城起,逐渐形成了全流程综合性的县域经济发展整体解决方案,以产业发展为区域经济发展赋能。

2018年6月,固安“志愿之城”建设全面启动

目前看来,这个发展路径是正确的,截止2018年底,华夏幸福为合作区域累计引入企业超2000家;创造新增就业岗位9.7万个;招商引资4400多亿元——相当于能建四个港珠澳大桥,也相当于固安所在的廊坊市一年GDP总量的一倍。

历经近19年磨砺,华夏幸福已成为首屈一指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它在京津冀打拼摸索的经验,被复制到南京、杭州、郑州、武汉、合肥、广州等15个核心都市圈,并因地制宜地为不同县域量身定制城市发展、产业发展解决方案。

《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中指出要以“生态优先、流域互动、集约发展”的思路,引领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并且提出推动新型城镇化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

2018年4月26日,长江经济带座谈会也强调了“生态发展”与“协同共进”,提出正确把握五个关系是长江经济带未来长足发展的重中之重,即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我发展和协同发展。

在此基础上,以保护生态作为发展底线,产业转型升级显得尤为重要。

近年来,华夏幸福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航空航天、新材料等十大产业,严守生态“防线”,在政策的加持下,为长三角都市圈内城市与县域经济的协调发展添了一把柴。

2019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而在此之前,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将乡村振兴、生态、区域协调发展、城镇化等放在了重中之重的位置。

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就像围成圆形的多米诺骨牌,“县域”就是其中一块,可以这样说,产业新城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一座县城转型的成败,也决定着县域经济的起落,而县域经济的崛起影响着中国的“协同发展”和“城镇化进程”。

在华夏幸福等一批抱负远大、综合实力强的企业持续深耕后,越来越多的县城开始苏醒,一个县城的光芒也许微弱,如果是全中国的县城呢?